引言:债,虽作为一种法律关系存在于特定主体之间,但同每一个生命相似,其本身即蕴含着死亡的基因,自成立之日起至全部履行是一个背生向死的过程。对债权人来说,实现债权、得到切实的利益是其最终目的。尽管作为债权人享有请求债务人为特定行为的权利,但这种请求权实际上是一种期待权,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债务人的履行。如果债务人存在怠于将特定价款或实物给付给债权人,又或者无财产可供执行等债务履行不能的行为,债权人的权益无疑将受到损害。这一损害不仅仅是财产上的,还可能给内心带来痛苦。这种损失与痛苦本不应被施加于债权人,但现实中债务人逃避债之履行或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形不计其数,这不仅是对作为个体的债权人的不公,也是对社会诚信与正义的违背……因而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就需要国家强制力的介入,来保证债的履行;当债务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时,需要追加对债务的清偿负有法定义务的人为被执行人,保证债权的实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作为被执行人的营利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法》司法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 “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而,在公司为债务人的案件中,被执行人不局限于原公司。即使原公司已被注销,在法定情形下亦可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这对债权人来说,是债权最后能否得以清偿的关键。 一、实务要点:如何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法律的尊严在于遵守。司法是这种生命与尊严的保障。当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时,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是扭转债权被迫走向消亡的最后法律救济,这一观点在实务中也被法院所认可(详见下文案例)。 股东之间债务承担的约定能成为追加执行股东财产的理由吗(浅析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依据) 1.案情简介 2.追加未足额缴纳出资股东为被执行人,再次启动执行程序 当被执行人晶国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而被迫终结执行的情形下,安京平所出借的资金显然无法收回,这对于每一个正常人来说,都不能是一个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的结果。在遭受不应有的损失时,感到不公与气愤,是我们合情合理、再正常不过的反应,而只有挽回损失才能从心底上彻底消除这种可能的气愤、得到我们本应有的公正回报。因而对于这种不应由债权人承受的不利负担,就需要积极寻求法律的救济。如何有效运用这一法律利器,客观来讲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专业的法律人。为此安京平寻求了律师的帮助,律师在了解该案后,通过调查取证,核查晶国公司的公司章程、股东名册、验资报告等工商内档详情资料后,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晶国公司成立时,王光正认缴出资100万元,而王光正在未实缴出资的情形下将股权转让给刘胜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而,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应在未依法出资范围内承担责任。故此,律师特申请追加王光正为被执行人。根据上述法律依据及证据支持,法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晶国公司原股东王光正未履行出资100万元义务即转让股权,依法应当在其未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故本院对申请人申请追加王光正为执行案件被执行人的请求,予以支持。”北京市石景区人民法院(2021)京0107执异53号“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最终作出了予以追加的裁定: 可以说正是这一线索的重大发现,使得申请人安京平的债权得到了最终的保障。如果没有追加原始股东为被执行人,安京平所出借的钱款只能因债务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而以无法收回告终。根据法律的规定,债务人在资不抵债破产注销后,其主体资格消灭,此前所负的所有债务也将随之消灭。在此情形下安京平的债权不仅事实上无法实现,法律上亦将不复存在。在最后关头,职业法律人凭借长期积累所形成的专业能力——洞察与敏锐,在事实与法律之间流转,发现一切可能的线索,使原定的结局出现了反转,可以说是法律界的起死回生之术。 虽为白纸黑字所书写的律文规范,但字里行间充斥着专业术语,若缺少系统的理论基础与丰富的实践经验,即使法律中明文规定的权利也可能会出现无法实现的结果。正如此案中,在申请人安京平无法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时,法院不得不宣告执行程序终结。纵使为法律所确认的债权但最后却未得到清偿,可见法律的专业门槛不是我们轻易所能跨过的。 3.因为专业,所以选择 无独有偶,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张仁藏律师受当事人之委托承办了一系列相似案件。在这些案件中,不仅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追加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抽逃出资的股东为被执行人之情形,亦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的规定,追加原始股东与继受股东为被执行人的情形。通过调查取证、核实出资、审查关联交易等连环步骤,追寻出了一个个应担负清偿之责的特定主体。通过证明其未履行法定的出资义务,导致了公司责任财产的减少,因而其需依法在未出资的范围内对债权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在法律的指引下,寻找可能尚未发掘的事实;在丰富经验的支撑下,熟练应运法律技巧,化腐朽为神奇,最终促使债权人的债权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实现,避免了可能的损失。因为专业才值得信赖,因为信赖才会选择。近日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又受债权人之委托,代理了北京某公司、北京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等13个不同债务主体不能履行债务下申请强制执行的案件。为切实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最大可能的保证债权之清偿,律师已申请追加原始股东与继受股东为被执行人,于今年9月30日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执行庭立案。虽然债权已得到确认,但能否得到清偿也充斥着未知与风险。在这一过程中如何降低不确定性与可能的风险,需要律师的有效作为,如此才能使债权人安心,才能确保债权最大限度的实现。而上述13个执行案件,正是在律师的积极作为下,最终才使得债权得到清偿,当事人的财产权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由此更可见术业专攻之重要意义。 二、结语 在债务人不主动履行义务时,强制执行是债权得到实现的最后保障,如果不能追加未履行出资义务的原始股东与继受股东为被执行人,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将受到不当的侵害。根据法律规定,公司作为独立的法律主体一旦资不抵债,通过破产程序走向消灭时,其之前所负的所有债务也将消灭,而不管这种未清偿的债务额有多少,也不得再要求公司清偿。因为在逻辑的推理下,当公司已被注销时其主体资格消灭,自然不具备享有权利的可能,同样也不具备承担责任的能力。因而,通过追加出资不实的股东为被执行人是债权人正当权益得到实现的必要保障,也是正义的本质要求。债权的实现,是对待给付下预期目标的应有结果,也是彻底消除债务履行之不确定性风险的最好方式。而职业法律人的介入,无疑为这种正当权益的实现增加了客观有效的机率与保障。术业有专攻,对专业之事寻求专业之人的帮助,对我们来说或许是更好的选择,节省时间与精力的同时,也能得到我们所想要的权益与救济。 三、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 第一条 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人或其继承人、权利承受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变更、追加当事人。申请符合法定条件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七条 作为被执行人的营利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八条 作为被执行人的营利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九条 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条 作为被执行人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第十三条 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股东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被告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 股东在公司增资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未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义务而使出资未缴足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 第十四条 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公司债权人请求抽逃出资的股东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抽逃出资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八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债权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向该股东提起诉讼,同时请求前述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受让人根据前款规定承担责任后,向该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追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