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人迟延履行合同义务时怎样解除合同(宝山法院这样判决→)

法律分享 021
954844402
舟山

摘 要 《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3项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其中,主要债务如何认定关系到此种情况下合同能否解除。 在司法实践中与学理解释上,关于主要债务的解释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在部分迟延给付的情况下,是否构成迟延履行主要债务更是存在多种考量。 债务人迟延履行合同义务时怎样解除合同(宝山法院这样判决→) 本文案例系原、被告对部分迟延给付合同义务是否构成迟延履行合同主要债务产生的争议。案件审理从合同履行、违约程度、商事交易习惯等多个方面予以考量,具有一定借鉴意义。本案曾被《人民法院报》刊载。 本文作者 王益奇 商事审判庭 审判员 法学学士 简要案情 √ 2019年8月20日 原、被告双方签订《XX项目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以下简称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供应商品混凝土,被告支付原告货款;货到工地现场经验收合格,每月20日对账结算,月结比例为65%,主体封顶付至货款的80%,其余待工程结束后六个月内付清。 √ 2020年1月6日 工程封顶,工程竣工但验收尚未完成。 √ 2020年3月24日、5月13日 原告两次向被告发出催款函件。向被告明确,经过对账截至2020年5月13日,总货款金额为934余万元,被告尚未付至货款的80%。同时,在催款函件中,原告向被告明确其应当在15日内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并承担违约责任,否则将诉至法院。 √ 2020年6月8日 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合同向被告供应混凝土,供货至2020年3月结束,总计供货金额为9345801.28元,被告陆续付款695万元,因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讨,被告仍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支付至应当支付的货款比例,构成根本违约,双方合同应当解除,尚欠2395801.28元货款应当立即支付,故诉至法院。 被告辩称:同意支付原告526641.02元(系货款总金额80%的未付部分),不同意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根据合同,被告履行给付义务的时间节点为项目封顶后支付合同总价款的80%,工程结束后支付剩余20%,现案涉工程于2020年1月6日封顶,工程竣工验收尚未完成,按照约定被告仅需支付合同总价款的80%,现被告已然支付了74.36%,基本履行了义务,不属于根本违约,不符合合同解除的条件,且案涉工程至今尚未结束,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支付全部合同款项的要求无合同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 √ 2020年11月17日 被告委托关联公司向原告转账27000元。 裁判结果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一、被告支付原告货款50万元; 二、被告支付原告以拖欠货款526641.02元为基数的逾期付款利息损失; 三、驳回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 判决作出后,当事人提出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部分给付迟延情况下,债权人原则上仅得就未履行部分请求履行、损害赔偿,仅在部分给付迟延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时,债权人方可解除合同。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原告是否可以解除合同。原告要求依据《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3项之规定解除其与被告的买卖合同,其目的在于摆脱双方合同中关于付款期限的限制,以实现货款支付加速到期。 反观被告,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确实存在较为严重的违约行为,在原告多次催告后仍旧未积极、按时履行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但合同是否能够解除,实质上要解决部分迟延履行是否构成《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3项中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的问题。 √ 一、何为“主要债务”? 关于主要债务的解释,全国人大法工委认为,所谓主要债务,应当依照合同的个案进行判断,一般来说,影响合同目的实现的债务,应为主要债务。 本案中,原告的主合同义务应为供货,而被告的主合同义务自然是支付相应的货款。其经多次催告仍未履行的行为,是否可直接理解为迟延履行主要债务? 此时,应当从主要债务是否可分上做进一步判断。若不可分,则主要债务自然指的是债务的全体;若可分,有时主要债务仍旧系债务的全体,有时则可以是部分债务。 本案中,被告的主要债务系金钱之债自然是可分的,其迟延履行部分是否构成迟延履行主要债务,还需要结合该部分迟延履行对合同目的实现的影响进行具体分析。 √ 二、部分迟延履行对合同目的实现影响之判断 合同以全面履行为原则,这也是契约精神的体现,但是社会活动特别是商事交易往往存在诸多变数,迟延履行可谓屡见不鲜。如何判断迟延履行对合同目的实现的影响,应着重从迟延履行对守约方造成的损害,以及该损害是否剥夺了守约方对订立合同的重大期待两方面予以考虑。 本案中,被告因延迟支付货款,必然对原告造成了资金占用以及收益预期的损害。但从庭审查明的事实可以看出,原告订立合同所期望的经济利益已大体实现,被告部分迟延履行的行为并未对原告的合同预期造成重大的、不可逆转的损害,故就此认定被告部分迟延给付的行为构成迟延履行主要债务显然不妥。 √ 三、商事审判思维之考虑 商事审判应树立促进商事交易效率与安全并重的原则和尊重商事交易规则惯例的理念,防止守约方滥用法定解除权导致合同双方利益失衡。 本案中,被告作为工程施工方,其与业主单位的结算均伴随着严格的工程验收节点,而这也直接影响到原告与被告之间的结算。原告作为混凝土供应商,对工程建造行业的交易规则惯例应当十分了解。在此基础上,原告要求摆脱合同约束,将剩余支付款项加速到期,显然与商事交易惯例不符。 同时,原告所供混凝土已全部使用在被告建造的工程中,此时解除合同并支付全部货款,亦使得原告摆脱了合同约定的产品质保等一系列附随义务,显然与促进商事交易效率与安全并重的原则有悖。 通讯员:胡明冬 编辑:肖璐 校对:赵慧敏
本文链接:https://www.cscnn.com/article/19878.html
标签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点赞 0
评论 0
https://www.csc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