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否执行全资子公司的财产清偿母公司的债务(对于被执行人是没有清偿能力的公司)

法律分享 014
954844402
舟山

一、在执行程序中可以变更、追加当事人的几种情况: 1.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法对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作为被执行人的营利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可否执行全资子公司的财产清偿母公司的债务(对于被执行人是没有清偿能力的公司) 2.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作为被执行人的营利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3.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转让股权的原股东或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4.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作为被执行人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另外,根据最高院最新判例,“夫妻公司”的裁判规则是,“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设立公司且不能证明自身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的,应认定公司股权主体具有利益的一致性和实质的单一性,该公司实质属于“一人公司”。当公司财产不能清偿债务时,公司债权人有权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 5、没有履行清算程序办理注销登记的董事、控股股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6.接收被注销、吊销执照或撤销、责令关闭、歇业的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股东、出资人或主管部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非法人组织,被注销或出现被吊销营业执照、被撤销、被责令关闭、歇业等解散事由后,其股东、出资人或主管部门无偿接受其财产,致使该被执行人无遗留财产或遗留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出资人或主管部门为被执行人,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符合下列情形的,还可以提起诉讼或重新起诉。 第一类: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 这是指主体为股东身份的当事人而言。 一审案号: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初2855号民事判决 【裁判观点】:股东进行转让股权,该行为增加了公司认缴出资实缴到位的风险,导致公司债务难以得到及时清偿,实际是利用公司股东的期限利益和相对独立的股东身份恶意逃避出资,极大增加了债权人的风险,已构成了对公司债权人信赖利益的侵害,应当在其认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二审案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粤民终1071号 【裁判观点】股东认缴出资所体现的公司注册资本是公司财产的一部分,也是交易相对方判断公司偿债能力,衡量交易风险的重要依据。无论认缴制还是实缴制,并不改变公司注册资本是公司对外承担责任的基础这一法律设置。我国法律法规不禁止股东在认缴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但股权转让的交易自由和股东期限利益的行使不能损害公司和公司债权人的利益,股东对公司出资既有合同属性也有法定属性,不当然随着股权的转让而转移。公司对外支付不能时,如允许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通过转让股权免除出资义务,实际上规避了法律对公司资本的限制,可能造成公司可偿债财产减少,或股东通过股权转让方式逃脱出资义务,最终危害经济交易秩序,这显然不是认缴制的初衷。 第二类: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 这是指作为普通债权人而言。当债权人经过司法强制执行途径,公司无力清偿到期债务的情况下,股东、发起人、实际控制人是否应在认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即股东出资加速到期原则。 案例一:股东认缴资本未到期情形下对外转让股份,应否出资加速到期,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对公司债权人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还是补充赔偿责任? 案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粤民再254号民事判决书 【裁判观点】公司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应对自己的行为独立承担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或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款的立法宗旨就是针对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公司债务的现状,通过事后救济的方式,明确和强化出资义务人的出资责任和民事责任,督促、引导公司股东履行出资义务,保护债权人应有的合法利益。本案中,在柠萌公司的股东束中哲、李海伦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况下,柠萌公司无法清偿创泰公司的债务,由束中哲、李海伦对创泰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于法有据。 其次,公司及其运营在本质上体现着股东、公司和债权人三方的利益平衡,出资义务是股东对公司最基本的义务,股东未尽出资义务既损害公司利益,也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本案中,柠萌公司的资本数额是一种动态的进程,而非静止的实定数额。在柠萌公司无法清偿创泰公司14万元及相关债务的情况下,2015年4月8日《广东柠萌时代投资有限公司章程》规定束中哲、李海伦的出资义务均是900万元,由束中哲、李海伦在认缴出资范围内对柠萌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并没有超出其应出资的数额范围。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第三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股东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被告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因柠萌公司经强制执行仍无法清偿对创泰公司所负债务,李海伦、束中哲作为柠萌公司的发起人未向柠萌公司实际出资,故其关于其无需承担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其应对柠萌公司对创泰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李海伦、束中哲对上述债务在认缴出资范围内直接承担责任不当。二审法院在本院认为中虽论述了李海伦、束中哲对案涉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但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亦不当。本案本应判决李海伦、束中哲、蔡志鹏、简晓洁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柠萌公司对创泰公司所负案涉债务中柠萌公司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案例二:全资关联控股公司利用法人财产独立地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案。 案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21)京民终652号民事判决书 【裁判观点】针对关于法人人格混同的评判标准认定,公司法对于如何判断公司之间是否构成法人人格混同并未明确标准。一审法院认为,判断公司之间是否构成“法人人格混同”的主要考量指标有三:一是人员混同;二是业务混同;三是财产混同。人员混同是指公司的股东、董事、经理、负责人等公司控制人员的混同;业务混同是指不同公司之间的业务类型、经营模式、交易方式、定价机制等混同,主要表现为各公司从事相同或类似的业务活动、集团公司内部实施大量交易活动、公司对业务活动无真实记录或连续记录;财产混同是指公司的财产不能与其他公司的财产相互区分,主要表现为财务账簿不分、盈亏互为混杂、费用互为摊销等。其中仅仅是人员混同并不足以认定两家公司之间存在人格混同,人员混同必须结合业务混同和财产混同共同评判,其中最为重要的评判标准就是财产混同。即公司是否具有独立意识和独立财产,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财产是否混同且无法区分,而判断财产混同的核心标准就是相关行为是否进行相应的财务记载。 由于法人人格独立是公司法最基本原则的考量,认定法人人格混同的条件较为苛刻,公司与股东之间如果构成人格混同,必须存在“大量、频繁”的资金往来且“资金用途复杂、导致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区分”。 本院认为,公司法第二十条是否认公司法人人格的原则性规定,适用于所有的公司形式,而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中的特殊形式。公司法第六十三条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财产独立的事实,确定了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则。该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此为法律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特别规定,应当优先适用。而根据公司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是指只有一个自然人股东或者一个法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本案中,在案涉《结算协议》项下债务发生时,长城宽带公司的唯一股东是鹏博士公司,根据上述法律规定,鹏博士公司如不能证明长城宽带公司的财产与其财产相互独立,应对长城宽带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鹏博士公司、长城宽带公司虽然在一审、二审中提供了2013年度至2020年度的审计报告,但年度审计报告仅能反映鹏博士公司及长城宽带公司的年度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无法证明鹏博士公司与长城宽带公司财产是否相互独立,不能达到鹏博士公司的证明目的。年度审计报告存在明显问题,二公司亦未作出合理解释。鹏博士公司有义务证明长城宽带公司的财产与其相互独立,但鹏博士公司在一审诉讼期间,将长城宽带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他,其应当承担因长城宽带公司不配合专项审计,导致其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因此,在鹏博士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与长城宽带公司财产相互独立的情况下,其应当对长城宽带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最后判决其承担了不利的法律后果。
本文链接:https://www.cscnn.com/article/19927.html
标签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点赞 0
评论 0
https://www.csc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