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第六十四条有关问题的批复》明确提出,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追缴、退赔适用的前提是对违法所得存在占有、处置。因此退赔责任连带并非主流观点。 【两高一部指导意见】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关于共同犯罪的处理问题明确规定,“为他人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提供帮助,从中收取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构成非法集资共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能够及时退缴上述费用的,可依法从轻处罚;其中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作为犯罪处理。”即对于提供帮助的人员,如果没有其他违法所得,其退脏退赔的范围是其个人的佣金和提成等。 连带清偿责任要坐牢吗(他人指挥管理实施非法集资是否对投资人的损失承担连带退赔责任) 该意见出台后,部分省市的高院相继出台了关于办理非法集资案件的细化操作、答复。例如山东、重庆、浙江等省份,对于同类或类似案件退赃退赔的责任明确为在实际违法所得的范围内。但也有地区的司法机关对此问题有不同看法。 【各地不同规定】 【笔者认为】 根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合理把握追究刑事责任的范围,综合运用刑事手段和行政手段处置和化解风险,做到惩处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要根据行为人的客观行为、主观恶性、犯罪情节及其地位、作用、层级、职务等情况,综合判断行为人的责任轻重和刑事追究的必要性,按照区别对待原则分类处理涉案人员。 在非法集资案件中,集资款均由股东、高管以及实际控制人非法占有、使用。大部分业务员甚至中层管理人员无法接触资金,不存在非法占有集资款的可能。如由业务员就其参与的集资款承担连带退赔责任,可能罚过其罪。因此对于没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工作人员,其退赃退赔的范围应当限制于其实际获取的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集资款的退赃退赔责任,应当由实际占有、使用的直接责任人承担。 【参考案例——从犯对集资款无需承担连带退赔责任】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8日,辛某(已判刑)注册成立青xx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被告人王某担任副总经理。被告人文某通过网络招聘进入该公司,名义上担任业务经理。该公司成立后,通过报刊广告等方式向社会虚构公司有海参养殖、红酒销售、工程挖掘等项目,以月息3%-5%的高息为诱饵,骗取社会公众的信任,于2013年12月至2015年3月期间,先后与杨永某、侯成某、高志某等87名集资参与人签订借款合同,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077.829万元,造成损失784.925万元。 其中,王某负责公司日常经营、接待投资群众,在公司经营期间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14万元;文某负责接待投资群众,先后与丁立某、任丽某、赵明某等59名集资参与人签订借款合同,金额共计783.297万元,造成损失569.617万元。文某工作期间获得工资共计人民币1.5万元。 判决结果: 一、王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二、王某退赔集资参与人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83.425万元,与原审被告人文某已退赔的人民币1.5万元一起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 三、被告人文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作者简介 崔境桐 专注于经济类刑事案件的辩护与代理、上市公司风险防控与化解、不良资产处置以及高端民商事争议解决。 NLP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