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债务违约怎么办(千亿“当代”的资金危局)

法律分享 017
954844402
舟山

2022年对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当代集团”)来说是多事之春。一边是债券违约,一边是控股的两家公司上市股份被强平。 6月1日,当代集团的“19汉当科PPN002”债券因无法筹措资金如期兑付本息构成违约事件,并由此导致该公司一般中期票据“17汉当科MTN002”及“19汉当科MTN001”触发交叉条款违约 就在月余前,当代集团因与中信证券(600030)开展融资融券业务违约,其持有的旗下上市公司武汉三特索道(002159)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特索道”)和人福医药(600079)集团股份公司(简称“人福医药”)的股份被多次强制平仓。 企业债务违约怎么办(千亿“当代”的资金危局) 事实上,危机早有端倪。2021年以来,当代集团相继将持有上市公司ST明诚、华泰保险股份出售。2022年在不断减持、质押持有天风证券(601162)股份后,最终全面退出……在当代集团这个大池塘中,如今水落而石出,公司的流动性危机正逐渐凸显。 债券连续违约 6月1日,当代集团公告称,“19汉当科PPN002”应于2022年5月10日到期并兑付部分本息,截至2022年6月1日,公司在短时间内无法筹措资金如期兑付“19汉当科PPN002”的本息构成违约事件。由于发行主体一致,“19汉当科PPN002”的违约导致该公司一般中期票据“17汉当科MTN002”及“19汉当科MTN001”触发交叉条款违约。 这并非当代集团首次发生公开债券违约。4月6日,当代集团发行的规模5亿元的“19汉当科MTN001”到期未能兑付本金0.5亿元,逾期利息350万元,构成实质性违约。十余日后,当代集团另一发债主体武汉当代明诚(600136)文化体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现“ST明诚”)因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期债券的本息2.36亿元发生违约。 业内人士表示,所有融资工具中债券流动性较高,当企业出现债券违约之时,意味着其资金链可能到了非常紧张的地步。 “因受新冠疫情不利影响,叠加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融资环境变化,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经营受到一定负面影响,流动性较为紧张。”在公告中当代集团如是表示。 “19汉当科MTN001”未能如约兑付后,大公评级直接将当代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C,“19汉当科MTN001”信用等级调整为C,也下调了由当代集团所发行的其他存续债券的评级至CC。此外,联合资信、中证鹏元在内的多家评级机构都已经将当代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降低。 2021年以来,当代集团就密集出售旗下资产回笼资金,这些融资为什么仍没有阻挡住当代集团的债券违约?偿债高峰的来临,叠加经营回款减少或许是当代集团资金陡陷危局的重要原因。 年报显示,当代集团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271.44亿元,同比下降9.48%,净利润6.03亿元,经营现金流量净额39.79亿元。2021年半年度营业收入121.70亿元,同比下降0.07%,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仅6.08亿元。 另一方面,据当代集团公告,公司本部存续债券余额合计68.54亿元,2022年全年将到期或可能赎回的债券余额合计20.74亿元,资金缺口巨大。 更遑论当代集团其他发债主体共计92.4亿元存续债券,包括当代集团控股股东武汉当代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合计30亿元的5只存续私募债。ST明诚共存续5只余额合计13.80亿元债券,其中一年内到期规模9亿元。人福医药存续3只余额共计15.5亿元的债券,其中包含一只疫情防控债,其余均在一年内到期,规模10.5亿元。子公司及孙公司天盈投资和天乾资管分别存续18.1亿元和15亿元债券,一年内到期规模共计24.1亿元。 庞大的版图与债务 当代集团的资金和债务危机似乎是在2022年“突然”发生的,但是从数据来看,当代集团的几个偿债指标之前就已经出现了恶化迹象。 2018年到2021年年中,当代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速动比率明显下降,从2018年87.32%下降到2021年6月的66.15%,账上的货币资金更是无法覆盖其短期债务(截止到2021年6月末)。 可以说当代集团此前大手笔投资并购脱,为今日危机埋下伏笔。 纵观当代集团的发展历程,从一家生化技术研究所发展到涵盖医药、旅游、地产、文化等多个产业的庞大商业帝国,总资产逾千亿元,则得益于当代集团在投资并购上高歌猛进,目前其拥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80余家,此外还控股、参股了多家上市公司。 然而,这些投资给公司业绩影响不及预期,反而债台高筑。此前当代集团解决债务的方式是以债还债和质押上市公司股权担保融资。 根据当代集团一份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募集书显示,历次发行的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大多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及偿还前期发行债券,如“19当代F1”主要用于偿还“16当代02”,“20当代01”实际用途偿还“17汉当科MTN002”中票票据,“21当代01”则用于偿还“18当代02”本息。 与此同时,当代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大多被用来质押担保融资。根据人福医药和三特索道公告,当代集团持有的人福医药的股份中,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84.63%已被质押;直接及间接持有三特索道的股份被质押股份占其持有的股份数的70%以上。 上述种种因素叠加,当代集团一步步陷入资金链紧张的境地。截至2021年06月30日,公司有642.78亿总负债,其中短期借款92.1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97.36亿元和长期借款80.39亿元,而货币资金仅69.19亿元,以无法覆盖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瘦身”甩卖资产 2016年底,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的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日前宣布解散,让外界感到惋惜的同时,其资金压力也暴露无遗。 深陷资金危机的当代集团采取了一系列自救措施,如先后将ST明诚、华泰保险、天风证券等旗下资产摆上货架。 首先是近年来经营发展形势不容乐观ST明诚成为当代集团“弃子”,2021年6月新星汉宜及其一致行动人当代集团、天风睿源将公司总股本的1.94%以大宗交易方式转让给国创资本,并将占总股本25.45%的表决权委托给国创资本,占总股本2.58%的表决权放弃。 11月19日,人福医药披露转让持有的华泰保险2.5247%股份,以10.26亿元转让至安达北美洲。同日,天风证券也披露全部出售华泰保险股权,公司控股子公司天风天睿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安达北美洲签订了关于转让天风天睿持有的华泰保险4.45%股权的《股份转让协议》,转让价格为18.08亿元。 更让人诧异的是当代集团全面退出天风证券。今年4月,人福医药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全部天风证券7.85%股权以21.24亿元转让予湖北宏泰集团有限公司。 事实上,近年来当代集团持续表明要回归主营核心业务,并展开资产“瘦身”计划,但现实来看,其“归核化”决心难言彻底。如今为了应对资金危机,当代集团似乎不得不为。 不过,上述资产出售显然并未填上当代集团的资金缺口。6月9日,人福医药公告称,控股股东当代集团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84.63%的已质押股已被司法标记,剩余未质押的15.37%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在一份募资说明书中,当代集团就曾表示“下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率较高,若借款人不能按期偿还借款或发生其他情况可能导致所持质押股权被处置,可能面临失去上市公司控制权的风险。”。 关于本篇文章的更多报道,我们已在【和讯财经APP】上刊登,应用商店搜索“和讯财经”,下载并参与猜指数活动赢取京东卡和万元现金大奖
本文链接:https://www.cscnn.com/article/19964.html
标签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点赞 0
评论 0
https://www.csc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