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宋清辉 战晓卉 2月11日,上交所官网更新了化学仿制药和中成药药企四川百利天恒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利天恒)首轮问询回复材料。百利天恒就科创属性、仿制药核心技术、前次IPO现场检查问题的整改等问题进行答复。 2017年,百利天恒拟创业板IPO时或因“发行人部分银行账户以私人名义开具,主要产品均价出现下滑”等问题而终止审核。此次转战科创板,百利天恒拟募集资金14.22亿元投向抗体药物产业化建设项目和抗体药物临床研究项目(包括肿瘤治疗领域创新抗体类药物研发项目和新冠治疗领域创新抗体类药物研发项目)。 个人股东变动情况报告表(百利天恒多个产品产能不足) 多个主要产品产能不足 2021年6月21日,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了一则关于对申请撤废药品取消中标挂网资格有关事宜的通知(第39批)。 通知介绍,近期有部分企业的药品因生产线改造、成本上涨、原料短缺、停产等原因提交撤废申请。为保障医疗机构正常采购,自该通知发布之日起取消撤废药品的中标挂网资格,并依规对相关企业进行处罚。 (截图源自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 其中,百利天恒的全资子公司四川百利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因“企业产能不足”申请撤废而被记一次不良记录,撤废药品为“阿奇霉素颗粒”,剂型为颗粒剂。 (截图信息源自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 对比招股书,百利天恒2018年度颗粒剂产能利用率为111.41%,而在2019年至2021年1-6月,这一数据一度降至52.81%、61.00%、56.09%,颗粒剂的产能利用率总体呈现大幅下滑的状况。 其实除了大容剂注射液,百利天恒其他主要产品(小容量注射剂、颗粒剂、胶囊剂、片剂)的产能利用率均未达到饱和状态。 报告期(2018年至2021年1-6月)内,小容量注射剂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4.90%、95.64%、74.53%和87.37%,胶囊剂的产能利用率仅有2018年超过30%,片剂的产能利用率则均未超过20%。 据环评文件,此次IPO,百利天恒的抗体药物产业化建设项目还将新增产能265.60万支针剂,不过与招股书不同的是,环评报告的生产规模中并未出现创新生物制剂GNC-035,仅保留了SI-B001、SI-B003、GNC-038、GNC-039、SI-F019五种创新生物制剂。 (截图源自环评文件) 据招股书,GNC-035目前正处于I期临床,进展情况与初步数据为“处于患者招募和筛选阶段”。 大批自然人股东“消失”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14日),百利天恒董事长、总经理朱义、OAP III (HK) Limited(下称:奥博资本)、广州德福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德福投资)和董事、董秘兼财务总监张苏娅分别持有百利天恒82.60%、9.43%、4.18%和2.65%的股份,剩余1.13%的股份由34位自然人股东直接持有。 但奇怪的是,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下称:企信网)百利天恒2021年工商年报,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只剩下了三位自然人股东和两个法人股东,招股书所披露的那33个自然人股东去哪儿了? (截图源自企信网)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期初,百利天恒的股权由奥博资本、新疆新玺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下称:新疆新玺)和杭州融高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杭州融高)3个法人股东及36个自然人股东共同持有。报告期内,百利天恒共发起了一次股转和两次增资。 2018年3月的股转过程中,百利天恒股东新疆新玺、杭州融高将其持有的百利天恒全部股份转让给德福投资,新疆新玺和杭州融高退出百利天恒股东名单。 2020年7月和2020年12月的增资活动则分别为盈余公积金转增注册资本和资本公积金转增注册资本。 综上,报告期内除了两家法人股东的退出和德福投资的入股,百利天恒并未发生大批自然人股东退出的情形。 而查阅百利天恒前次创业板IPO发行前(招股书签署日为2015年12月16日)的股东构成情况,共有自然人股东45名、内资法人股东1名(即杭州融高)和有限合伙企业股东1名(即新疆新玺),显示大批自然人早已进入百利天恒股东名单中。 但是对比企信网披露2020年至2021年变更信息,2020年7月28日与12月9日的两次投资人(股权)名单均未发生变动,并出现“其他股东”,除此外仅有出资额的增长。但吊诡的是,招股书中原本在2018年3月便退出百利天恒股东名单的新疆新玺和杭州融高在2020年的变更信息中依旧是百利天恒的股东,令人不解。 (截图源自企信网) 而2020年度工商年报的股东名单未出现新疆新玺和杭州融高,同时也未出现33位自然人股东的名单。 (截图源自企信网) (主要股东对比,截图源自招股书和企查查) 关于持股比例,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以百利天恒董事长、总经理朱义所持股权为例,其持有公司298,108,880股股份,持股比例为82.60%,但在企查查中其持股比为83.4073%,持股数却没有变化,股东奥博资本、张苏娅、德福投资及朱英也存在该种情形。对于以上问题,或需要百利天恒及保荐机构给出解释。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研究论述,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