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市场上都有传闻说白酒消费税要变,但也仅仅停留在未经证实的流言阶段,不过最近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报道,有政协委员建议对酒业超平均利润重税,那么白酒消费税改革到底还面临哪些制约因素? 丁佐宏委员建议对酒业超平均利润重税 据每 日经济新闻报道,全国政协委员、月星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佐宏认为,当前,酒水行业在虚火中实则隐藏着各种乱象,表象繁荣背后暗藏着各种危机:一是产品价格不正常;二是市场供需不正常;三是投资导向不正常;四是社会风气不正常。 丁佐宏认为,“高价酒”“天价酒”的出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本逐利和无序炒作。 为此,丁佐宏提出如下建议:应利用税务工具为“高价酒”“天价酒”降温,为资本设置红绿灯。政府有关部门不仅要根据市场供求制定限价标准,也要利用税务工具为资本“降温”。 他建议对酒类行业以社会平均利润作为参照标准进行征税,超额部分则加以重税。同时,征税要覆盖全产业链,不仅是制造端,还有流通端。恢复“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炒的”产品本质。 其次,丁佐宏建议加强市场监管,加大惩罚力度。打击通过囤货、炒作等手段,故意哄抬酒价,进行投机倒把的牟利行为。再次,在全社会倡导健康文明的饮酒方式。加大理性饮酒、健康饮酒的宣传力度,积极倡导和营造适度饮酒、文明饮酒消费生活方式。 白酒消费税改革传闻已久 其实关于白酒消费税改革的传闻每隔一段时间,市场上都会有相关的消息。 最近的如今年1月13日,一则“以茅台为首的少数高端白酒面临消费税提高,据说文件已批”的消息在市场上广泛流传,当日A股白酒板块大跌3.86%。对此,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及多名买方、卖方的食饮行业投研人士相关人士均表示,未听说相关文件出台。 东兴证券研报指出目前白酒消费税征收采用从量计征与销售额计征相结合,从量部分是按照每斤0.5 元来征收,从价部分是按照不低于售价的60%的价格作为计价依据,征收20%的消费税。 根据此前两会上政协委员提出的消费税征收后移的改革方案来判断,如果将消费税征收后移至企业销售端,即按照售价的100%来征收,企业消费税税负增加8%。如果将消费税征收后移至经销商销售端或者是终端,那不仅企业端税负要增加,渠道的消费税税负也要增加。 在供需弹性分析里,假设供给不发生变化,需求富有弹性的时候,税负由卖方承担更多,需求没有弹性的时候,税负由买方承担更多。在当前收入不变的假设下,判断高端白酒(礼赠属性更强),需求也比较刚性,税收承担更多会由消费者承担。次高端和中低端白酒需求比较有弹性,税收会由酒企或渠道承担更多。 短期来看,税收改革对次高端和中低端白酒酒企影响会更大,但是长期来看,在改革中名酒企业会有更强的转嫁能力(市场接受度),头部企业有望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 回顾白酒消费税的改革,自1994年以来,白酒消费税也经过了多次调整:1994年确定从价征税、2001年加收从量征税、2006年调整从价税率,2009年发布白酒消费税最低计税价格核定方法,2017年调整最低计税价格。 2其中001年加收从量税对白酒行业产生过较大影响,而2017年调整最低计税价格,行业几乎没有感知。 不过近期白酒消费税的传言却总是能屡屡导致白酒板块的震荡,这又是为什么呢? 平安证券曾对白酒消费税从生产转向批发、零售环节后的纳税情况进行测算,假设某白酒出厂价为1000元,批发价为1500元,零售价为2000元,扣除增值税部分,按照原来的生产环节征收消费税为106元,征税后移至批发环节则消费税提升至159元,提升至零售环节则消费税提升至212元。 这也意味着,如果从批发、零售环节征收消费税,纳税额分别增加50%、100%。纳税额的增加,引起了资本市场对于酒类企业税负增加,进而对企业和行业产生深刻影响的担忧,从而引发了白酒股的剧震。 什么在制约白酒消费税改革 与此同时,虽然关于白酒消费税改革的消息很密集,可没有一个是真的落地的,那么为何白酒消费税改革进度如此缓慢呢? 早在 2019年10月国务院就印发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提出将部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但时至今日,白酒行业消费税仍在生产环节征收。 原因在于,我国白酒经销商和终端较为零散,导致白酒销售环节征收难度较大。此外,我国白酒价格带跨度大,高档酒与中低档酒在价格、渠道价差等方面具备较大差异,如何出台具体的征税细则也面临较高难度。 华泰证券则指出白酒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可培育地方税源,调整央地财力分配格局,但执行难度高,产销地方税收损益可能存在冲突,因此条件可能尚不成熟,若实施则高端酒企相对受益。 对标烟草行业:其成功通过“生产环节征收”向“生产+批发环节征收”转变,实现税收增加及引导消费的目的,但两个行业渠道结构差异较大,白酒批发环节的零散性和不可控性决定了其消费税在流通环节征收的难度较大。 对标海外:海外成熟经济体的酒类消费税多在生产环节征收。如若消费税后移则对酒企影响分化,渠道力较强的高端酒企应对能力强,而大众酒竞争或将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