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在各行业的嵌入程度不断加深,新兴业态不断出现和发展,新业态的劳动纠纷也随之出现。因配送受伤索赔困难、因不服从加班安排被开除、因休产假面临调岗降薪…… 新业态从业者遭遇劳动纠纷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又该如何保障自身权益,树立正确维权观念?“五一”劳动节前夕,南都、N视频记者采访了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广州市律师协会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蔡飞律师,助力大家打破职场劳动维权困境。 机遇下的“风险规避” 2016年8月,一配送小哥在送餐过程中因突发事故受伤,被鉴定为二级伤残,平台否认劳动关系拒绝承担其损失;2020年冬至,某骑手倒在送餐途中,索赔初期平台仅愿给予人道主义援助2000元…… “互联网+”蓬勃发展,随之衍生出盘根错节的外包、分包、承揽等愈为复杂的用工模式。这些模式虽然灵活多样,便利了劳动者参与工作,但一旦出现意外,平台之间的相互推诿便会不在少数,那些所谓“灵活用工”的模式,就会让劳动者在维权方面陷入尴尬境地。 “新业态用工模式给传统劳动关系的认定带来了很大困难。”蔡飞对此解释道,“一些平台为了规避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会设计一些协议,模糊劳资双方的权利与义务,给自己留下逃避用人责任的空间。”新业态下的就业潮给劳动者提供更多工作机会,但也推动了新业态就业劳动关系的松散化,导致成为一些用人单位“规避风险”的工具,也演变成了劳动者应该注意的“就业风险”。 同时,蔡飞也指出,虽然劳动关系认定“往往是劳动者主张相关权益的起点”,但劳动者与企业的劳动关系认定并非完全取决于劳动合同,还会遵循事实优先原则并进行综合考量,如果劳动者遇到相关维权问题,可以积极寻求法律帮助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隐形陷阱”与“定制骗局” 新业态劳动者的劳动关系认定问题,是“互联网+”时代最典型的劳动纠纷根源,新业态劳动纠纷逐渐增加的趋势之下,互联网劳动用工存在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例如,部分企业利用职场“小白”阅历不足和心理焦虑的心理特点,用人过程中在地域、性别、民族等方面存在隐性歧视,以各种理由与员工恶意解约等等。 其中更要警惕,那些打着“招工”、“介绍工作”名义的诈骗团伙,他们利用求职者找工作心切、渴望高薪的心理,抛出“优渥”的条件作为诱饵,以网络刷单兼职、“高薪”招聘、“见面交费”招工诈骗、“监控面试”招工诈骗等不合法手段诱人入局。安徽一应届毕业生小张便遇到过“培训贷”诈骗经历,公司以高薪吸引他入职,然后在“培训费”上做手脚并引导小张以个人名义向第三方贷款,最终公司不仅没有兑现当初引导借贷时的补贴承诺,甚至连基本工资都没有正常发放。 当下正值求职用工高峰,面对复杂的用工环境,劳动者求职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蔡飞给出了以下答复:第一,要对个人能力有合理的评价,警惕薪资待遇过于美好的招聘骗局;第二,警惕用人单位以任何的理由收取所谓的体检费、保证金等费用,以及提供个人证件做担保的行为,那些都是违法的;第三,在签订劳动合同时,需要关注劳动合同中显示的工作岗位、工作地点、薪酬待遇等重要信息是否明确,警惕是否存在对劳动者不利的条款,有则双方协商,调整变更,同时劳动者本人要保留一份生效的劳动合同,这将是劳动维权的重要证据。 维权的正确姿势 新业态下求职就业,作为职场打工人该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劳动权益? 蔡飞指出了四个维权途径:一是向调解机构申请调解,双方遵循自愿原则,不愿调解、调解不成、调解之后不履行可以转入仲裁程序,对于一方不履行已生效调解书的情况,另一方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二是申请劳动仲裁,这也是最常见的维权方式。劳动纠纷的处理,劳动仲裁为诉讼的必经前置程序。“除终局裁决案件外,如果不服仲裁裁决,任何一方都可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或用工所在地法院起诉”。三是向劳动监察部门寻求帮助,要求对用人单位进行监管和处罚。四是向妇联、工会等相关组织寻求帮助。 此外,“职场陷阱”花样百出,倘若最终仍不幸“中招”,劳动者应及时保留证据,积极为自己发声,寻求法律援助以破职场维权之困局。 答疑专区 Q:劳动维权的经济成本会很高吗? 蔡飞:如果你找到了法律援助,他们会免费给你提供法律服务,这些不需要支付任何成本,连交通费都不需要支付。另外,申请劳动仲裁是不收取费用的。如果到法院提起诉讼,一审二审可能只象征性地收五块或者十块,所以这个经济成本从某种程度来讲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Q:劳动维权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 蔡飞:劳动者维权过程中要注意不要影响社会稳定,尤其是不要拉横幅,或者堵塞马路等,因为这种过度维权行为本身也是违法的。不能因为用人单位违法,就用违法手段来主张或者维护自身的权益,通过违法行为来对抗违法行为是不可行的。 如有更多问题,可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相关专题页面,或搜索微信号(Nshipin-enen)添加为好友,备注“普法求助”,即可加入相关社群进行法律咨询。 采写:李行 实习生 崔雯倩、陈乐童、庾俏贤 视频:张驰 李行 实习生 刘洁怡 林玉涵 陈乐童 综合人民网、新华网、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