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房子在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并且目前教育、医疗、养老等配套服务均已成为房子的附属价值,房地产住房问题已经渐渐上升至民生问题。 1998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宣布从同年下半年开始全面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首次提出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多层次城镇住房供应体系。 98年房改一贯地被专家和内行称为“一次房改”,目的其实就是摆脱计划经济,将房子归于市场并逐渐商品化。 据有关数据显示,98年改革之初,我国城镇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只有18.7平,而经过20多年发展,房价翻了一倍之多,达到40.8平,且城镇家庭住宅持有率已经超过96%,且楼市发展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我国经济发展。 但与此同时,当前楼市也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当房子被赋予了“商品”属性后,其价格将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随着城镇化进程的进一步加速,大量人口流入城市,市场供不应求导致房价上涨,而早期楼市缺少相应的调控措施,很多人开始投资房产,进而出现一系列炒房客、炒房团,进一步加速了房价上涨,最终导致房价过高,与居民收入不匹配、与经济发展不协调、百姓消费能力降低、实体经济边缘化等问题。 按照2021年的房价,如果你有100万,在这些城市中其实是很难买到房子的,起码也要200万起步。目前已经有38个县级市的房价突破万元/平,尤其是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如果不在父母的帮助下买房几乎成为不可能。其实国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今年的任务规划中,解决民生住房问题已经成为重中之重。 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年轻人购房。 许多专家以及业内人士对此提出过不同的看法,有些专家认为,解决之道重在城镇发展,应当缩小城乡差距,例如增加临时就业、平均工资等。而有些专家则认为,房子上的问题就应该用房子来解决。专家提议,不断丰富住房类型,如增加公租房、社会保障性用房、共有产权房等。 另外,有部分专家认为,目前我国房价“居高不下”,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国住房空置房数量太多,如果将空置房数量减少房价势必会有所回落。原住建部副部长曾提议,针对房屋空置问题可以出台相应的税收制度,如房屋消费税、空置税、物业税以及流转税。 知名专家徐远教授曾提出“二次房改”这一观念。“二次房改”又是什么呢? 众所周知,一次房改目的是让住房商品化,由于当时改革开放促使大量农村居民进入城市定居生活,摆脱计划经济时福利分房政策,人人都可以买房住;而第二次房改对象已经发生转变,除农村居民外,还有在城市生活中的“新市民”。 二次房改的目的是要摆脱单一的商品房住房模式,同时提高公租房、社会保障性用房、共有房产等其他住房比例。以刚需保障性用房为例,每套房约90平,5年时间内几乎就可以建设1000万套,这类用房虽然相较便宜,但基本可以满足刚需需求。 住建部部长曾强调,在不断完善社会保障性用房体系以及商品房住房体系的同时,还要加强房屋租赁市场的的供应效力,在解决新市民群体住房问题前提下,还应不断增加城镇中低层收入人群的平均工资。 所以,二次房改对于刚需以及无房人群而言却是是好消息。另外,国家所建设提供的社会性保障用房的价格也会低上不少,以100平住房为例,如果商品房均价在20000元/平,社会保障性用房可能只有15000元/平或是更低,虽然较商品房仍具有一定差距(满足刚需需求基本没问题),但一套房下来能够便宜几十万,还是相当划算的。 随着城市的进一步发展,都市圈发展模式将逐渐登上历史舞台,例如刚刚成立的南京都市圈,虽然成立时间不久,但对人口的虹吸能力却很强。人口一旦增多,购房需求势必就会随之一起上涨,而在这一前提下,面积较小且房价较低的社会性保障用房就会越来越受欢迎。 除此之外,我国人口结构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众所周知,人口一直以来都是影响房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以及新生婴儿数量不断减少等问题,导致人口也将不断减少,所以房价下跌仅仅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房地产的发展一定要顺应历史潮流、切合实际,许多专家称2021将是楼市的转折之年,国家对于楼市调控的力度依然在不断加码,这点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