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郭发军、吕合春法定继承纠纷、股权转让纠纷案 达成合意(双方均向对方发送了解除协议通知) 案号:(2019)最高法民申5698号 裁判要点:双方向对方发送的解除协议通知,均以对方承担违约责任作为解约条件,并非就解除合同达成合意。 争议焦点:双方均向对方发送了解除协议通知是否可以视为达成解除合意? 最高院认为: 第一,被申请人在合同约定的期限范围内办理并交付了新的采矿许可证。虽然行政部门审批确定的许可期限为四年六个月,少于双方约定的五年有效期,但是该期限差不影响合同目的的实现,且被申请人对此无过错,不构成根本违约。 第二,根据现有证据,郭发军知晓并认可目标公司的增资行为,应自行承担其后果。郭发军作为新证据提交的另案裁定,不影响本案处理。目标公司原股东是否存在偷逃国家税款行为,不影响案涉合同的效力,郭发军如发现违法犯罪线索,可向有关部门举报。 第三,双方向对方发送的解除协议通知,均以对方承担违约责任作为解约条件,并非就解除合同达成合意,亦不符合《股权转让协议》第五条关于解除协议必须由双方签订书面解除协议的约定。 此外,添勋公司目前的经营管理状况,不影响双方办理股权变更及公司章程修改等工商登记手续,郭发军主张《股权转让协议》无法继续履行,不能成立。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股权转让协议》不存在约定解除或法定解除事由,判令继续履行,并无不当。 案例来源:裁判文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