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法律依据 1.《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 意外事故证明(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证明效力是否可以推翻) 第二十四条 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2.《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21修正) 第七十三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21修正) 第七十一条 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对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证据应当保密,需要在法庭出示的,不得在公开开庭时出示。 二、相关案例 ——葛某斐诉沈某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市分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法院查明事实:2009年6月17日17时30分左右,被告某丘汽运公司雇佣的驾驶员鲍士许驾驶某P28950/P6255挂号重型半挂货车,沿沪宁高速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至汤山出口匝道附近,因左前轮爆胎致其车失控向左撞断中心隔离岛两侧护栏冲入逆向车道,与由西向东正常行驶至此的由原告葛某斐之父葛信国驾驶的某DR5853号轿车相撞后,货车又撞断逆向车道边缘(南侧)防护栏方停住车。该事故导致葛某斐之母史某娟当场死亡,葛某国、葛某斐、鲍某许三人受伤,车辆、路产受损。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该起事故属于交通意外事故。 争议焦点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涉案事故属于交通意外事故,能否据此认定驾驶员无过错。保险公司主张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限额内进行赔偿能否予以支持。 三、裁判结果 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17日判决: 1、原告葛某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21831.85元,由被告人保某市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36938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被告人保某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36938元。 2、原告葛某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的47955.85元,由被告沈某汽运公司予以赔偿。 3、驳回原告葛某斐的其他诉讼请求。 后人保某公司上诉 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要旨: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作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虽然可以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但由于交通事故认定结论的依据是相应行政法规,运用的归责原则具有特殊性,与民事诉讼中关于侵权行为认定的法律依据、归责原则有所区别。交通事故责任不完全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责任,因此,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案件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应当结合案件实际情况,根据民事诉讼的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