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据云南省镇雄县公安局通报:2022年5月6日10时许,镇雄县公安局花山派出所接花山乡村民黄某军报警称:其堂妹黄某某被同村村民蔡某洪强奸。镇雄县公安局受案并立即开展调查,于5月7日立案侦查。 经侦查,蔡某洪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镇雄县公安局已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六年级怀孕了该怎么办(警方通报16岁初中女生在校分娩) 此前消息:16岁初中女生在校分娩 5月24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5月初,云南昭通一名正上初一的16岁女生小梦(化名)在学校宿舍内分娩,宿管阿姨发现后,校方将其送至医院。目前,当地县公安局已受理家属的报警,案件正在调查当中。 小梦在一段视频中自述,她今年16岁,事发时就读在当地一中学初一,“这是一个很不幸也很丢人的事情,我被人强奸了。” 小梦说,5月4日,她在学校宿舍内分娩时大出血,宿管阿姨听闻婴儿啼哭声后循声发现了她,并联系校长,将她紧急送往医院。 小梦指称,侵犯她的是隔壁村一同学的父亲蔡某某。据她说,2021年7月,她就读小学六年级时,乘坐蔡某某的面包车去学校,途中蔡某某强行和她发生了关系,蔡某某事后威胁她不许向外人告知,“我也不敢向任何人说起,包括父母,后来他威胁我,前后共侵犯了我3次,后来我一直在学校,不敢回去。” 小梦在视频中说,她不知道自己会怀孕,直到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才明白怀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敢给任何人说起,很害怕很无助。”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5月6日,当地县公安局受理了小梦亲属的报警,后提取了蔡某某的DNA与新生儿作比对。 小梦的哥哥阿军说,他们一家因此事在当地饱受争议,甚至遭到人身攻击。目前,小梦住院已半个多月,医药费和奶粉钱成了他们家的负担。阿军说,花了26000多元了,妹妹恢复得还可以,“希望妹妹的事情,能引起更多的相关部门的重视。” 别让未成年被害人再遭受“二次伤害” 未成年人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身处乡村的未成年学生更需要全社会的守护。 当地官方在彻查此事的同时,更应该考虑如何帮助这名遭受创伤的少女走出阴霾,走好接下来的人生路。 25日,最高检举行“携手落实‘两法’ 共护祖国未来”新闻发布会。会上通报,2021年,全国检察机关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诉60553人,同比上升5.69%,其中对性侵犯罪提起公诉27851人。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厅长那艳芳表示,2021年,为保障未成年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各地建成“一站式”询问、救助办案区1600多个,避免其遭受“二次伤害”。相关部门还对遭受侵害的未成年人司法救助1.6亿元人民币,是2018年的3倍。此外,多地积极探索支持性侵害案件未成年被害人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获法院判决支持。 据知,最高检已对30起性侵未成年人重大敏感案件挂牌督导,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了关于办理性侵害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制发性侵犯罪典型案例,以期形成震慑。 守护“少年的你”要凝聚各方力量 16岁初中女生在校分娩,漫长的孕期,学校、家长却没有察觉。此前有媒体报道,针对小梦在校怀孕分娩一事,校方解释称因校服宽松,未注意到,这样的理由不免让人怀疑有推卸责任之嫌。 两年前,为解决侵害未成年犯罪预防难、发现难、取证难等问题,用法律护航青少年,多部门曾联发《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规定发现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必须强制向公安机关报告。文件白纸黑字,中小学位列其中,更是最重要的报告主体之一。 此外从媒体报道中看出,小梦是农村留守女孩。父母年迈,哥哥外出务工。对她而言,家庭全方位的守护,更像是奢侈品一般的存在。而在广大农村地区,正是因为儿童得不到有效监护,遭遇侵害后不敢告知亲人,才更容易成为性侵害的目标。 在今天的最高检新闻发布会上,那艳芳表示,检方将推动学校建立完善预防性侵害、校园欺凌等工作机制,比如解决男性担任女生宿舍管理员等突出问题,更将重点围绕农村、城乡结合部等留守儿童较多、法治教育相对薄弱的地区送法上门。 作为弱势群体,未成年人需要社会、家庭的特殊呵护。预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发生,是法律问题,更是社会问题。 全社会都要立即行动起来,凝聚各方面力量,构建源头预防、及时发现、高效应急、依法惩处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加大惩治、预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力度,为广大未成年人提供更加全面的司法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