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人舍不得离开“大小周”?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31日 阅读:17 次

什么时候互联网人真正明白“大小周”和996的模式已经彻底过去了?
当他们拿到调整过的工资时。
“谁说字节跳动没有普调?我们这次就集体降薪近20%……”
在字节跳动工作了近四年的康羽,在8月31日下午收到工资单后发现,自己的工资“梦回2018年”。当天是公司宣布取消“大小周”制度后的第一个发薪日,关于“普调”的讨论从字节跳动内网开始发酵,渐而蔓延至脉脉、朋友圈、豆瓣等社交平台,并在次日冲上了微博热搜。
所谓“普调”,是指许多互联网公司定期对员工工资进行集体加薪的做法,字节跳动没有这项设计,但这一次“大小周”取消对员工加班费带来的改变,被许多人形容为一次事实上的“普调”。
而且是下调。

“降薪”

字节跳动的“大小周”已执行超过9年。“大周”就是正常的一周双休,而“小周”则为一周单休,大小周交替进行。换言之,公司层面推行这样的工作制意味着每两周便要全员加班一天。而公司会在此基础上,按加班时间向员工额外计算薪酬。
据字节跳动员工介绍,“大周”的周六按工作日计薪,但周日如果加班,日薪是工作日的双倍。以往的薪资是由“基本工资+大小周双倍加班费+租房补贴等福利”组成的,其中每个月因大小周多工作的两天,都会拿到四天的工资,如果按照每个月22个工作日来计算,大小周加班费占据了工作收入的近20%。
相对比来说,据部分字节员工介绍,公司每半年度绩效考核中,表现优异者的涨薪幅度基本在30%左右,而互联网从业者跳槽的薪资涨幅大多在20%-40%。因此,取消了“大小周”制度后,一些员工形容,这感觉就像一次“集体绩效差评”和“降薪”。
然而,与员工们的抱怨相对应的,是一些外部人眼里的不解,在社交媒体上,许多评论认为员工们“有些矫情”:“又要假期,又要钱多,好事儿都给你们占了”、“本来就是加班费,也不知道在不满什么”,诸如此类的看法与字节员工的抱怨之声此起彼伏地出现在社交媒体平台之中。
事实上,这些争论早有预兆。6月17日,字节跳动新任CEO梁汝波在公司例行的OpenDay上公布的一项内部调查结果显示: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取消。据称,不支持取消大小周的人主要顾虑也是工资将因此大幅缩水,一位刚进入字节跳动的员工表示如果取消大小周,自己每年的损失将超过10万元。而支持者自然是出于对平衡生活和工作的期待。
一名同样在工作时间调整后受到影响的字节跳动员工认为,这是一件经过了一段时间铺垫的事情,许多人今天更多是情绪化的抒发,其实都有预期。在“大小周”结束后,他已经开始把周末用在和朋友聚会以及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新东西上。
此外,取消“大小周”其实也并非波及所有人。做热点运营的可欣几乎没受到影响,像她所处的岗位对工作时效要求较高,在大小周制度取消后,她周末基本都申请了加班,因此工资较之以往没什么变化。在内容审核岗位工作的孟超也是如此,他所处团队的特殊工时需要内部排班轮值,因此休息时间和工资并未受到任何影响。据称,本次影响最大的是程序员群体,因为他们的工资基数是最高的。
据字节跳动的员工透露,取消大小周后,如若周末有加班需求仍可以提交申请,实行初期时,公司对加班申请的审核比较严格,但内部已有少数部门开始放宽。

问题暴露

就在字节跳动员成为讨论焦点后,一些旁观者发出了疑问:为什么其他取消大小周的互联网公司好像没这么热闹?
自今年6月腾讯IEG旗下的光子工作室试点强制6点下班以来,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Vivo、小鹏等互联网公司先后宣布取消大小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最高人民法院,也于8月25日联合发布了10个超时加班典型案例,提示用人单位996/007工作制度是违法的。
“我们周末的双倍工资也取消了,可能因为字节跳动实行大小周九年了,员工们习惯了加班费。像我们是去年才开始大小周的,实行了半年就取消了。”快手员工玉娟表示,与其拿周末的加班费她更愿意多一些休息时间。
此外,不少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也表示,因为谈offer时并没有将周末加班费算入薪酬总包,所以能接受大小周取消带来的收入减少。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谈offer的时候HR会把大小周双薪作为竞争力之一抛出来,总包看得一般都是流水。”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告诉品玩,虽然互联网从业者都知道字节跳动开出的高薪有溢价成分,但接受了offer的入职员工,便意味着默认了工资比双休更有吸引力,今天也就要承担更大心理落差。
相比取消大小周制度下员工或愤怒或平静的状态,还有很多互联网公司还维持着原有的工作制度。
“双休不开心的话欢迎来拼多多,让你加班到超满足。”在字节跳动员工抱怨收入骤减的发文下方,拼多多员工留言称内部还维持着11116(上午11点-晚上11点-每周六天)的单休制度。
曾经被掩盖的问题暴露,似乎所有人都不开心。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自野蛮生长初期便形成的加班文化,早已与产品研发、平台运营、项目周期等多年来渐趋成熟的行业竞争模式融为一体,在这个大体系下,从业者的工作量随着竞争激烈程度加剧而不断递增,取消大小周制度仅仅缩减了表面上的工作时长,却并未撼动形成加班文化的体系本身,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体系的个体也难以快速适应这种变化。
恢复双休,但相对应的已有的绩效和考核定制方法,以及工作管理流程等都保持原样,就会出现问题。996结束,但并未减少工作量、团队人力没有增加、项目周期依旧保持不变等,也成为了压垮互联网打工人内心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8月31日,就在康羽和同事们收到“降薪”工资的当天,公司给员工们发了份特殊的下午茶:一个园艺小礼包,里面有种子和土,可以种小番茄、生菜、猫草这类的植物。员工们能猜到这份下午茶的寓意,应该是希望他们能将目光放得更长远,就像公司价值观提倡的那样“延迟满足感”,但一些员工戏称,这可能说明自己以后要吃土了。
而且,很多人埋了种子浇了水的盆栽盒子还在第二天早上不翼而飞。
“后来发现是被保洁阿姨当成垃圾扔掉了,因为外观很像吃剩的酸奶。”

重估

取消“大小周”的动作发生在今天,也是一种必然。一名字节跳动员工表示,除了与劳资关系相关的一系列外部监管,他的切身感受是,互联网公司们的增长已经整体放缓,相比于几年前,他认为现在加班带来的真正的增效已经减少。
这就让习惯了快速增长,稳步升职加薪的互联网大厂员工感到不适。这些快速而集中的变化,对他们带来直接的冲击。
在许多互联网公司,很多技术岗的应届校招生薪资一年高过一年,不少已工作两三年的员工收入被倒挂得很厉害,“大小周”的调整让今年可能成为老员工被应届生倒挂工资最严重的一年。
“近来走的人也多了,身边很多资历颇深的老同事也走了,有些都工作了五六年。”
然而他们的去向也往往透露出无奈,有的选择发展不如原公司的竞争对手,只为了超过40%的涨薪。一些希望找到不同出路的互联网人,也发现自己面试的多个公司也同样在执行着996/007/大小周制度。
一名互联网大厂员工认为,这种“动荡”将并不只波及一家。
“到头来大家会重新思考自己为什么选择一家公司。”他说。“像字节这样的公司,我觉得到时候吸引力也不一定就变差。许多我认识的离开了互联网的朋友最近也在观望,因为很多人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行业平衡不了生活和工作而离开,如果这个可以改变,那么他们是喜欢做这些与技术和互联网相关的事的。”
变化已经到来,没人能逆转,但竞争会继续,对于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从业者们来说,真正重要的可能就是谁能更快调整和适应了。

Tag:品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