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商超业绩普遍下滑,转型期的阵痛?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31日 阅读:24 次

导语:回顾八月底,各大传统商超企业、零售品牌商们都公布了2021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有趣的现象是,业内对社区团购的态度似乎正在转变,并开始积极应对。

8月26日,家家悦在2021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上半年实现营收88亿元,同比增长2.54%;净利润1.84亿元,同比下降36.12%。8月27日,永辉超市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永辉实现营业总收入468.27亿元,同比减少7.3%;净亏损10.83亿元,同比下滑158.41%,由盈转亏。此外,人人乐、红旗连锁等传统企业的业绩也出现了类似的下滑。

以永辉为例,过去三年里,永辉2018-2020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20.35%、20.36%、9.8%,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18.52%、5.63%和14.76%,营收角度上来看仍然强于同行企业,只是盈利能力出现波动。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曾经辉煌的传统商超企业,在互联网时代逐渐掉队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行业的出路在哪里?

 传统商超面临营收、利润双下滑的困境

2021年上半年,永辉超市实现468.27亿元净收入,同比下滑7.3%,是继一季度同比下滑10%之后的连续走低。其中,2021H1永辉线上销售额达68.1亿元,同比增长49.3%,占总营收的14.1%。

数据来源:永辉财报

回看2020年,永辉季度营收从Q1的292.57亿元逐渐下滑至Q4的205.29亿元,全年营收同比上涨9.8%,受疫情影响,较前几年20%的均速有明显下滑。

市场普遍担忧此次下滑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因为在过去的十年里,永辉无论是季报还是年报都未出现过营收同比下滑的情况。

事实上,受去年疫情影响,上半年时,菜市场、农贸市场等关闭,大型零售超市如永辉等需要稳定食品供给,其实短暂地受到了利好,导致2020年一季度、二季度的营收基数较高;疫情平稳后,消费者养成线上购物习惯,永辉的线上渠道不够成熟,导致去年四季度以来营收增速的放缓。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连锁超市经营情况报告(2020)》显示,中国连锁经营超市门店客流量普遍下降,平均减少4.9%。高鑫零售执行董事黄明端曾公开表示:“传统大卖场线下门店的客流流失,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大环境如此,传统头部商超如家家悦、人人乐等,亦很难独善其身。财报数据显示——家家悦上半年营收增长仅有2.5%,净利润大降36.12%;人人乐上半年营收同比下降8.37%,净利润减少3.65亿元,同比下降157.84%;红旗连锁上半年营收与上年持平,净利润同比下降15.20%……

不禁让人思考,到底是什么拖了传统商超的后腿?

► 两个关键问题

仍以永辉为例,作为线下起家的传统商超,极度缺乏数字化技术和线上运营经验,在此背景之下,永辉尝试着通过前置仓模式让“永辉生活”跑起来。入了新零售的坑之后,永辉仿佛失去了战略方向——线下,开店速度越来越慢;线上,渠道没有完全打开。

这是根本问题所在。

首先,永辉的线下开店速度已经放缓,且营收增长停滞。

截止今年4月29日,全国门店数仅为1022家,较2020年末仅增加5家。2020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分别新开门店16/15/27/56家,分别较去年同期变动-5/-48/-7/-28家,逐季放缓。

目前实体店仍是永辉主要的收入来源,但其在过去十年里的营收增速从2011年的13.36%已经下降至2020年的0%。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超市百强”,超市永辉超市位列第二,但其门店数量下滑18.6%。

换言之,线下渠道,门店数量和销售实力均不乐观。

其二,线上渠道未完善。2020年,永辉线上营收104.5亿元,同比增长197.7%,但占到总营收比例仅有10%,较2019年上涨5.6%。目前,线上渠道约贡献整体14%的营收,且其品类不够丰富,无法跟超市业态竞争,大多数时间线上销售的比例仅有4%-5%,难以做到线上线下融合,目前仍处于成长期。

相比之下,多点的表现则更强一些。物美招股书中“数字化”这个词出现了超过300次,包括推出多点APP、线上线下一体化、物流共享、协同采购等方式。根据弗诺斯特沙利文的统计,截至2020年12月,多点APP拥有8090万用户,月活跃用户约为1010万,用户的复购率约为63%,高于同年约40%的行业平均水平,产生的零售额占物美零售总额的70%以上。

总而言之,不光是永辉,目前传统商超企业仍旧以线下渠道为主。报告期内——家家悦直营门店商品销售模式,其中大卖场、综合超市、宝悦以自营为主,百货店以出租为主,经营业态中,大卖场、综合超市业态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96%;人人乐以新型大卖场、精品超市、百货及购物中心实体业态为主,报告期内,人人乐新开3家超市门店;关闭19家超市门店……

互联网时代,传统企业能否要提振业绩关键要看其线下服务能力的恢复程度以及数字化转型的速度。可以说,不光是永辉,商超们都必须面临转型的阵痛。

 社区团购到底是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针对上半年业绩的下滑,永辉方面称主要受到内、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外部包括“社区团购低价扩张”、“疫情防控常态化”,内部受公司“主动调结构、降库存的影响”。

市场也有观点认为,“社区团购的出现是对传统生鲜零售的二次打击,尤其会拉低实体商超的毛利率,社区团购是对传统商超的一次刺杀”。

事实上,海豚智库认为,随着“新零售”概念的提出,用户的线上消费习惯已经养成,传统商超企业之所以掉队,是因为线上转型未成功。

而社区团购的重点在下沉市场。去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巨头集体布局生鲜领域做大社区团购,通过渗透下沉市场逐渐扩大规模。而像永辉超市,其核心区域市场,一直都是福建、川渝等地二、三线城市,以及北京部分地区,且高度依赖实体店。二者间的相互影响有限。

某种程度上,传统商超和以线下渠道为主的品牌商,在社区团购等模式的带动下,开始不断革新,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二者更多的是相互补充。

何出此言?

首先,在商品数量和品类上,二者互补。多多、橙心、美团等平台的sku目前是千级,而商超sku均超过上万种;且商品丰富度略有差异。

其次,购物场景和客户群互补。商超有独特的线下购物场景,以及核心用户,社区团购与商超可长期共存、共分蛋糕。其关系,就如电商平台和服装实体店。

所以,真正强大的格局是,传统商超借鉴前者的渠道优势,实现数字化转型。

如今,大润发正式推出社区团购小程序“飞牛拼团”;截至目前,飞牛拼团已经入驻了上海、嘉兴、无锡等城市。武汉的中百超市目前正通过中百邻里购、中百惠团等微信小程序开展社区团购业务。另一家商超企业步步高,也已推出社区团购小程序“小步优鲜”,上线40天,日单量峰值就达到30万单;上线两个月,微信社群总人数突破320万。

“飞牛拼团”微信小程序

国内六大传统商超品牌之一的家家悦就表示,社区团购等新业态和新模式的不断发展变化,对零售行业带来新的变革思考及探讨。于是,家家悦也依托下沉网点和门店社群资源,通过直播、社区团购等开展线上下单、到店自提服务;报告期内线上销售同比增长258%,线上销售占比提升至2.77%,增强了线上线下场景联动和相互导流。

此外,对强线下渠道的品牌商而言,数字化带动了技术、供应链等的升级,促进了整体食品行业的发展。

我们耳熟能详的洽洽食品,目前就通过B2C电商、社区团购等模式让其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实现了渠道的去中心化。洽洽曾对投资人表示,公司已经成立了专门的社区团购部门,同时选择差异化的产品进行该渠道的拓展。此外,在招聘显示,三只松鼠等企业也在布局社区团购渠道。

“洽洽食品”招聘信息

十年前,国内商超成功取代了国际商超品牌,在本地打开市场;十年后,互联网带来的零售业态转变,让传统商超开始迷茫,最好的办法永远是顺应时代变革,积极寻求改变。社区团购的出现,并非打压了传统行业,而是为其带来更多想象空间,提供了下一增量场。

 写在结尾

对传统商超和以线下渠道为主的品牌方而言,社区团购促进行业变革,助力其数字化转型,带来的反馈是积极的。业绩和股价的震荡仅仅是我们能看见的冰山一角,传统商超如何快速适应互联网,才是真正要解的题。


文|李成东、朱柳香,来源|东哥解读电商


Tag:拼客号
相关文章